金山岭–司马台 穿越怀古

从小生活便在四川,冬暖春早夏热秋雨,早已习惯了温润潮湿的盆地气候,对于北方的了解仅源于电视以及网络的一些碎语片段。然而一直以来,内心总有一种原始的渴望,渴望能够切身地领略北国苍茫大地的雄奇风光,渴望能够在天寒地冻的塞外感受壮阔与苍凉。
到北京念书以来,便想策划一次旅行,京郊的坝上草原、野长城以及天漠自然便成了心中向往的圣地。平日的课程虽不算多,但比较分散,周日也有半天在玉泉的OSS,所以总觉时机尚未成熟,便一直未有行动。
一学期的沉淀并没有磨灭半分内心的冲动,当最后一门专业课—高级编译技术考试结束后,我明白,该是出发的时候了。
很自然的,便想到了长城。
东起海天一色的山海,西至长河落日的嘉峪,或许正是长城的这种雄浑壮美,深深的吸引了我,让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它,作为我的第一站。
权衡再三,锁定了距京郊大概130km左右的金山岭—司马台这一段明代残野长城,一日穿越。这里没有八达岭、居庸关的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只有那条凸显我们古老民族的脊梁在历史的年轮下烙下的深深痕迹。
长城
明确了目的地后,内心更是蠢蠢欲动。接下来的几天开始四处游说,广邀各路英雄豪杰共谋大事。正好WW也有此意,便一拍即合,他负责继续招兵买马,我负责计划路线。在我收集到足够的资料后,WW也顺利的邀到四位有识之士同往,自然也不乏女中英眉。
于是,在2009年1月11日那个薄雾弥散朝霞未染的清晨,我们一行六人怀着对这条民族之脉深深的虔诚与向往,打好行囊,背上背包,开始了这段怀古之旅。我们想要用脚步去丈量,用相机去记录这条远离尘世的龙脉。

地铁->大巴->小面包车->徒步
四个小时左右的颠簸似乎是从现代文明探寻古老文化的一个缩影。当我们站在金山岭长城脚下时,已是河北省滦平县的辖区。据传,金山岭长城得名于明代名将戚继光所带领的3000多名江苏镇江的士兵,他们把对家乡金山的思念冠名于这段长城故而留传至今。
交过40元门票,踏入山门,但觉到山里的空气格外清新,心旷神怡。路上零星的铺落着些白雪,在冬日阳光的照耀下反而显得有些温暖,然而事实上我们都已冻得很麻木。游人很少,景区里的饭店、商铺也都关门闭户,没有一丝生气,以至于在前行了约莫20分钟后才遇到一对从古北口穿越而来的恋人。
第一个烽火台,名曰砖跺口,直白的表示这古老的敌楼便是用一块块砖头交错堆砌而成。可惜的是它正在维修之中,楼身四周缠绕着钢筋铁架,满是现代化的气息,颇煞风景,也给我们的处女台留下了些许遗憾。
穿越铁架的阻挠,踏上长城的第一块砖,顿时便有一种恍惚梦回的感觉,如此亲热,如此熟悉,又是如此真实。举目远眺,绵绵的长城纵横在天地之间,直末云端,在冬日的阳光下更显雄浑壮美、气势磅礴,一种野性的沧桑之美荡然苍穹之间,心中不由想起“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这样的绝句。环顾长城内外,山野一片荒芜孤寂,远方更是秃山野岭层层围绕,肃杀冷峻、斧劈刀削。相比四川之青山绿水,更显苍劲、豪迈。
收敛心神,沿路上行,在第二个敌楼恰巧发现一个农家小院。桌椅上满是灰尘,估计是因游客稀少,闭门已久。选定一个避风的角落,摊开背包,我们开始腐败。大家似乎都很饥饿的样子,或蹲或站着补充内需,大多以饼干、面包之类为主,因此ACDN拿着一块肉,一把刀作狼吞虎咽状的场景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很快消灭掉大半携带的干粮,略作休整,我们继续前行。这时刺骨的寒风几乎已废掉我半只手,只能不停的在身上磨蹭,促进血液的循环,缓解疼痛。
经过了几个风格迥异、各具特色的烽火台后,长城渐渐残破。已经没有了两面城墙,只剩下中间的残缺不平的道路,蜿蜒向前。此时更觉北风肆虐,直灌心肺,即便只是按下快门,手指也不听使唤。
又转过一个山头,映入眼帘的几个敌楼已是残垣断壁,满目疮痍,在狂风中摇摇欲坠。沧桑之势,不可言喻。快步上前,仔细的打量、抚摸这残楼,岁月留下的痕迹又带我回到了那些战火纷飞、狼烟四起的岁月,北风穿墙而过的发出的嗤嗤声入耳更如战场上的厮杀呐喊,摄人心神,真有梦回吹角连营之感。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所言所及便是如此了。
在凛冽刺骨的寒风中,我用力的拍下几张照片,继续前行。然而心中的敬意却愈发强烈。
经过了沙岭口、金山楼、黑姑楼,长城延绵之势未减分毫。放眼望去,仍是一如既往的蜿蜒曲折、直末云端,所谓万里长城,确然名下无虚。感慨之际,前方行来几位国际友人,从司马台而来,往古北口而去。这一路人烟稀少,了无生机,突然见了几个活蹦乱跳的人,自然倍感亲切。简单问候了几句,继续前行。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司马台长城界内。此时双手已经不再麻木,身上小有些燥热,然而确有面瘫的感觉,脸上的肌肉似乎在寒风中已然风化。
由于金山岭隶属河北而司马台隶属北京,故两方旅游局都设点售票创收,这自然在网上饱受诟骂,也有不少绕路逃票的攻略。所以一进入司马台界内,我们便在揣测会在哪个敌楼突然跳出一土匪,从天而降,索票要钱。幸运的是,似乎今天游人过于稀少,卖票的土匪难耐寂寞,提前回家打酱油,故而我们一路行来也没再次买票。
入司马台界后,长城的坡度开始提升,但也变得完整起来。这一段的长城应该是经过了后人的精心修葺,抹去了残旧的痕迹。这正如一切过往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岁月都早已被尘封在历史画卷中,永藏地下、深埋记忆……
感慨之余,心中也不由得想起三国演义片尾的那首《历史的天空》: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眼前飞扬著一个个鲜活的面容。
湮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
岁月啊,你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
看看时间,已经快到三点,由于和司机约好大概4点 半左右接人,因此得加快步伐。一路经过拐角楼、将军楼、文字砖长城、麒麟楼也没仔细欣赏,只觉城楼做工精良,虽说有守疆御敌之功,但也难免有劳民伤财之嫌。很快,便到了分隔司马台长城东西两段的铁索桥。此桥连通东西,横跨水库,恰逢天险,传言方圆数里只此一路,因此便有当地村民占地为王,桥东桥西各设一 点,售票通行。然而凭借强大的人品力量,我们又一次逃票成功。
走过铁索桥,大家的体力似乎都已快到极限,对于古代边疆战士们的艰辛,也体验的更为深刻。然而更为险峻、崎岖的司马台东段还在前方,我们都不愿留下遗憾,更不愿轻易放弃那座山头的美景。
躲在一个避风口后,大家再次补充能量,所带干粮也去了十之八九。
回望来路,但见夕阳斜落,霞起山头。整个长城在落日的余晖中泛起淡淡的金色,仿佛一条金鳞巨龙横空出世,盘旋于崇山峻岭,又如一名金甲战士扬刀立马,纵横于天地苍穹。北风掠过,扬灰挫土,沙尘扑面,我顿时又热血沸腾起来。一时间豪气横生,大有横刀向天,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之意。
抬头仰眺,却见密密麻麻的阶梯仍在前方蔓延,无穷无尽,一种令人窒息的压迫又迎面而来。
To be or Not to be ?
That’s the Question!
正当大家徘徊踌躇,相顾无言之际,YX忽然说道:“我能行!咱们继续走吧!”一言既出,立竿见影。女生尚且豪气干云,几位好汉自然不甘示弱。于是各自积蓄能力,燃烧小宇宙,爆发第七感,勇猛而上。
就在达到这座山头的倒数第二高楼的倒数第三个台阶时,ACDN终于倒下了。作为一个男人,他没有屈服,而是战斗到了最后一刻,直至耗尽了所有的体力。
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
由于只是腿肚抽筋,问题不算严重,经我和WW一番捏拿按摩后,ACDN再次站了起来,昂起了倔强的头颅,断然撇开了WW的双手,坚持一个人走完了返程的路。
他那步履蹒跚的背影在夕阳中,被拖的很长很长,很长很长很长…..
什么是坚强?
That’s the Answer!.
走出司马台长城,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西边一抹艳丽的晚霞给长城更添一缕落寂的神秘,一份岁月的沧桑。
冷清的山门外,司机已经等了我们很久。坐上面包车,踏上回程,长城也渐渐在眼中模糊起来。一日的穿越已经结束,然而司马台最为险峻、崎岖的仙女楼和望京楼还未能拜会,不免有些遗憾。但这条千百年沉淀下来的民族之脉岂是匆匆一日所能完全体味?
我相信,这一定不是结束….

最后,还是简单总结一下。
这应该算是一次比较成功的出行,时间和费用都在预期的可控范围之内,事实上都节省了不少。运动强度不算高,腐败程度不算低。一路很顺利,大家很开心。拍了很多nice的照片,写了自本科毕业论文以来最长的一篇文章。BUT,严重低估了文字工作量,以至于到最后甚至感觉打字比爬长城还辛苦…
下学期的计划初步定在坝上草原,到时候也会广发英雄帖,同时欢迎自主报名,敬请期待,HOHO~
最后的最后,仅以这次长城之旅及此文,舒缓即将踏上临客L17的沉重心情…
BLESS…

(全文完)

图说长城:

DSC01457
金山岭长城之脚
DSC01459
金山岭长城路线图
DSC01464
进山的小路,不见人踪
DSC01466
初见长城,顺手抓拍
DSC01475
初入长城,斗志昂扬
DSC01481
农家小院的午餐,补充内需
DSC01492
远观金山岭长城,这一段比较完整,敌楼相距不远
DSC01493
敌楼上的ACDN和BZ
DSC01501
延绵不绝的金山岭长城,每个小山头都有烽火台
DSC01507
残破的敌楼摇摇欲坠
DSC01512
防护墙,内嵌弹孔
DSC01513
仍然是残破的敌楼
DSC01514
道路不平,前行的步伐渐慢
DSC01517
没有城墙的长城,只留中间的道路
DSC01519
一起高呼“ACDN”
DSC01521
漫漫前路,崎岖不平
DSC01527
好汉坡合影
DSC01530
残破的敌楼下兴致昂扬的我们
DSC01531
温馨的背影,就像一幅画
DSC01533
曲折前行
DSC01539
楼道已残的敌楼,只能从这里跳下去
DSC01541
屹立在一座山头的烽火台
DSC01543
司马台水库,清澈的湖水,奇怪的是居然没有结冰
DSC01546
司马台东段第一楼,独立峭壁,拔地而起
DSC01548
横穿铁索桥,摇摇晃晃
DSC01549
司马台的东段,一座座敌楼屹立在山野脊梁之上
DSC01552
道路直入云天
DSC01554
回望来路,豪气顿生
DSC01558
我们的终点,合影留恋
DSC01561
继续合影
DSC01576
下山之路,夕阳已把山野映射的微微发红
DSC01579
火锅。内容特别腐败,情节非常严重!

行程记录:

7:05        公寓楼下集合,早饭,步行前往知春路地铁站。
7:25        到达知春路地铁站,乘13号线至西直门转2号线到东直门。
8:25        到达东直门地铁站,前往长途汽车站坐980快去密云汽车总站,约110km。
10:30       到达密云汽车总站,租一辆面包车前往金山岭长城,约70km。
11:20       到达金山岭长城售票处。
11:40       到达砖跺口烽火台,很郁闷的是正在维修,折腾了半天才找到入口。
12:00       找到烽火台边的一个小院子,补充能量。
12:40       午餐结束,休整完毕,出发。
15:40       到达司马台水库,横穿铁索桥。此时已经征服了金山岭以及司马台长城西段。
16:20       到达司马台长城东段可见范围内倒数第二高点,迫于时间,开始返回。
17:05       走出司马台长城,上面包车返回密云车站。
18:15       到达密云车站,乘980返回东直门长途汽车站。
19:40       到达东直门,乘地铁返回知春路。
20:40       直奔火锅店,开始腐败。
22:40       腐败结束,回寝,休息。

费用流水:

往返地铁:           2 * 2 = 4元
往返980快车:     2 * 3 = 6 元(原价15元,刷卡6元,刷学生卡3元)
往返租面包车:    15 + 10 = 25元
金山岭长城门票: 40元
司马台长城门票: 逃票,省30元
铁索桥过路费:    逃票,省5院
火锅腐败:           240 / 6 = 40 元
总计:                 115元

OV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unless otherwise expressly stated,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 Derivative Works 2.5 China Mainland License.
标签:, , ,
此条目发表在 绿野穿越 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