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具

    假如一切顺利的话,现在的我,应该是坐在T7次列车4号车厢56号的位置上,或是无聊的翻着那本《我与父辈》,或是无聊的望着窗外无尽夜色,一路向南。
    然而,事实上,我正斜歪歪的坐在实验室里,如同之前的每一天晚上那般。
    是的,我错过了今天下午的火车。
    没错,真的杯具了…

    中午从实验室回来后,开始打包收拾行囊,买了一个多月的Baltoro终于派上了用场。
    由于是第一次用这个大包,加上东西很多,所以反复打包了几次(杯具一),直到外形看起来很圆润丰满为止(见下图)。
    20100205(001)

    大约2:20的时候,已经收拾的差不多。看着时间还早,考虑到火车上的折腾,于是准备洗个澡,然后再出发(杯具二)。
    洗完澡后,精神为之一振。接着收拾了下床铺,又往包里塞了一件衣服,装好笔记本,出发。
    看了看表,恩,3:05,4:48的火车,也不算太晚。
    原本想直接打车去西站,等了一会儿结果先来了一辆319,于是便鬼使神差的走了上去(杯具三)。
    一路上都在看表,看公交路线图,估算是否来得及。
    刚开始还是很乐观,毕竟还有1个半小时。因为正常的话,50分钟到西站应该不成问题,那样还有半小时到四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登车。
    然而交通越来越堵,时间也越来越紧张。
    4:05,当319达到展览路时,我忍不住跳下公交,准备打车过去。(杯具四
    2010-2-5 23-50-31 
    没想到这条并不算偏僻的道路上,竟然少有的士通过,偶尔通过的,也是一骑绝尘而且,丝毫没有停车下客的迹象。
    不停的看表,四处张望,心里也愈发的担心,开始后悔贸然下了公交。
    4:18,在焦急的等待了十多分钟后,苍天有眼,突然有一辆的士斜斜的停在我面前几米处,然后上面下来2人。
    God,我赶忙冲上前去,钻入车中,让司机尽快开到西站。
    定了定神,见司机是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人挺热心,知道了我的情况后,也是一边看表,一边给我估算时间。无奈二环以内的京城几乎是堵的水泄不通,身在其中只能随波逐流,慢慢蠕动。
    眼见时间不多,我也愈发焦急,司机似乎也受到了感染,一路见缝插针,东拐西窜,甚至违章的冲入公交车专用通道,超车无数。
    穿过月坛南街街,绕过中华世纪坛,杀入军博西路,终于,终于看到西站的主楼矗立在远方街道的正中。
    4:35,准备的说,还有13分钟发车。
    然而,眼看着西站就在前方,这一路望去确是车水马龙,绵绵不休。(杯具五
    目测之下,约有1.5公里左右,倘若下车狂奔而去,拖着行李势必无法赶到。
    于是,只能眼睁睁地,眼睁睁地静坐在车里,等待时间的流逝,发车的宣判。
    4:46
    终于,的士师傅竭力将我送到了西站主楼的对街。时间只剩下两分钟!
    两分钟,意味着我需要穿过先20米外的天桥,然后挤入汹涌的人群,接着通过进站的重重关卡,再找到正确的检票口,最后奔到列车的始发位置……
   近在眼前,却遥不可及(杯具六)……
     ……
    司机师傅笑了笑,我也笑了笑。
    终归是赶在发车前,将我送到了西站,
    终归还是错过了这趟列车。(杯具七

    恩,打道回府…
    我跟上帝说我渴了,
    于是上帝给了我一大堆杯具……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unless otherwise expressly stated,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 Derivative Works 2.5 China Mainland License.
标签:,
此条目发表在 生活点滴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杯具》有 1 条评论

  1. yaya 说:

    我晕哦!结果你还没有回来啊。真是杯具!!! :shock: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