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小五

==引子*启程==
    自从在科苑混迹山版、绿野以来,便不断听说种种关于小五台的逸闻趣事。
    这座海拔2882米的河北省最高峰向来都被视为华北片区户外活动的天堂,无论是那云雾袅绕的高山草甸,亦或是那满山遍野的金莲雪绒,都深深的吸引着各地的登山爱好者前来顶礼膜拜。
    很多事来不及思考,就这样发生了。
    手忙脚乱的敲完最后一行代码,匆匆启动一个Matlab进程,我已无法等待的更久。借着夜色的掩映离开了多日鏖战的实验室,在夏日京城淅淅沥沥的小雨沐浴之中,伙同五名科苑队友一道踏上了觊觎已久的小五台之旅。 
    凌晨一点,4443列车缓缓的驶出了北京西站,沿路的颠簸,些许的兴奋,还有那嘈杂混乱的硬座车厢,我一夜无眠。 
    凌晨四点四十从下花园下火车后,我们即刻乘坐预定好的小面,直奔章家窑而去。大约两小时后,我们达到了这个远离尘世的没落村庄。 
    历史的沧桑和岁月的兴衰深深的烙印在这里的每一个角落。古朴的村民们仍然延续着他们久远以来不变的男耕女织,零零散散的村落屋舍在风尘洗礼中早已疮痍满目,泥泞破旧的乡间小道随意放养着各种马狗羊驴,扑面而来的粪土气息和花草芳香混杂清晨湿润的空气一起涌入肺腑之中,格外的令人神清气爽。
    绕村行过一圈后,我们匆匆告别,简单的吃过早餐便由齐心谷入山,直奔西台而去。 
    nEO_IMG_P1000427
    回望村落,视野极为开阔,犹如原野中的一处桃源胜地
     nEO_IMG_P1000429
    齐心谷入山口
    nEO_IMG_P1000432
    山谷间穿梭行走
    nEO_IMG_P1000434
    仰望山腰,羊群通过。V形的垭口处便是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

==裸坡*自虐的开始==
    事实证明,一夜无眠对于体力的影响是非常显著的。
    齐心谷入山不久后,太阳便突破云层的束缚,普照大地。闷热的天气令人昏昏欲睡,逐渐上升的山势让身负重装的我渐感不支。仓促进食的早餐不多时便已在腹中消耗殆尽,大量出汗带来盐分和糖类的流失使得身体也渐渐虚弱起来,全然没了往日大步流星狂奔于山野之间的酣畅淋漓,剩下的只是犹如老骥伏枥般徐徐前进。
    随着不断的行进,队伍也逐渐分散。石头和海兔两人冲锋在前,我和O哥不急不慢跟在中间,露露和小简则远远的落在最后,不见踪影。
    翻上一个垭口,穿过了一片松林,一个长达数十米的裸坡便赫然眼前。
    绿油油的草甸似乎失去了往日吸人的神采,夹杂其间的野草莓也不能引起我摘食的兴趣,此时于我心中,只有埋头裸搞一个念头。手脚并用的足足挣扎了有二十余分钟后,终于爬上了裸坡顶。瘫坐在草地上,尽情的呼吸自由的空气,回望山底茫茫洪荒一片,心中终于有了一些苦尽甘来的快意。
    遗憾的是,这一段由于地势稍矮,错过了山背面天空中惊艳的七彩祥云(学名:环地平弧),后来翻看其他队伍的照片发现原来当时有如此罕见的景观。没想到大话西游中那段脍炙人口的台词:
    “我梦中的白马王子,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驾着七彩祥云来迎娶我。我猜中了开头,可我猜不中这结局…”
还是确有依据可循的。
    DSCF0032
    穿过松林后的裸坡
    nEO_IMG_DSCF0036 
    裸坡上的攀登
    环地平弧
    其他队伍拍摄的,当天中午小五台上空的七彩祥云

==西台*永不停歇的爬升==
   
坡顶午餐后,继续前行。
    由于之前松林中有一岔路口错误的选择,我们偏离了计划中的路线。
    绕着过又一片松林后,我们开始了又一段漫长的裸坡爬升。
    所幸午餐补给了一定营养后,体力有所恢复,这一段开始狂奔,一直搞到裸坡尽头巨石拦路才作罢。 
   然而此时,路况已经非常之不明显。
    左面是茂密的树林,大包不易穿行。右面是被巨石截断的悬崖,完全无法通过。
    和石头分头探路后,摒弃了原路返回和林中下降至沟底的方案,决定从左侧树林向上绕过巨石,然后再继续由草甸登顶西台。
    随后,一段又一段令人崩溃的裸坡接踵而来,宽阔如野的高山草甸从脚下一直蔓延至视线的尽头,不着边际。视觉疲劳带来的倦意和遥不见顶的挫败感一再侵蚀着我继续攀登的信念,无尽的裸坡在并不平缓的爬升中消耗着所有人的热情和耐心。
    就在体力即将枯竭的时候,终于在某个抬头仰望的瞬间,我看到了西台顶巍巍屹立的玛尼堆!这突如其来的发现和即将登顶的喜悦立刻引爆了我最后的潜能,一鼓作气直奔到顶后,小五风光尽在眼底。
    2671米高空的空气湿冷而清润,倚靠着卸下身来的70升大包,畅快的呼吸,疲倦很快一扫而空。环视周围云雾袅绕的山脊,宛如置身童话世界,遥望远方的苍茫大地,义气顿生,情不自禁的便嘶声嚎叫起来。
     攀登的曲折与痛苦早已随着汗水的挥发而被抛诸脑后,只留下挑战自我的万丈豪情和达到顶峰的深度快感任我恣意挥洒!
     是的,还有什么,比自我的超越更能让人兴奋不已呢?
    nEO_IMG_DSCF0049
    第二段大裸坡的尽头,巨石拦路。左面树林,右面悬崖,被迫探路
    nEO_IMG_P1000456
    登顶西台途中,背后远方的垭口才是正确的路线
    nEO_IMG_P1000462 
    即将登上西台的一刻
    nEO_IMG_P1000460
    西台上的巍然挺立玛尼堆
    nEO_IMG_DSCF0059
    西台回望,烟雾袅然的山脊宛如童话世界
    nEO_IMG_DSCF0066
    西台玛尼堆留影

==暴雨*突然的湿身==
    七月的小五,再一次向我们展示了它神鬼莫测的天气变化。
    休息不一会儿后,天色渐暗,雾气渐浓,气温也极剧下降。远处隐约传来的轰隆雷声和头顶逐渐汇聚的厚重乌云无一不预示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
    雷雨欲来山欲摧,令人窒息的阴霾很快笼罩了西台上空。山顶上迅速聚集的电荷使我略感皮肤有些颤动,更为夸张的是海兔的头发竟如漫画人物般丝丝直立起来,颇为狰狞可怖。我们迅速意识到了孤立在山头遭受雷击的危险,立刻关闭一切电子设备,不敢再做停留,匆匆打包上路,奔向三岔营地。
    从台顶下撤到山腰羊圈后,台顶已是电闪雷鸣,我们相隔不过几百米,却已置身事外,安然无恙。
    危险尚未解除,营地仍在前方,我们一面暗自庆幸及时撤离西台,一面心有余悸的继续沿着山腰横切。考虑到随时可能来临的暴雨,我们基本放弃了扎营三岔的计划,期望能在途中偶遇一块略为平整的空地,就地扎营

    又臭又长的山路就这么一直蜿转延续着,虽然没有剧烈的爬升,但也没有尽头。睡眠和营养补给的不足造成了我体内血糖含量的降低,大脑渐感供血不足,苦苦支撑了10余小时的身体早已是强弩之末。
    一片空白的大脑容不下我过多的念头,前方石头和海兔的身影已渐行渐远,我也只能如机械般迈动沉重的步伐,奋力追逐远方即将消逝的黑点。
    绕过最后一个山弯,石头已经在远处扎好了帐篷,召唤我们快步前行。   
    然而,暴雨,还是在抵达营地前一刻,如约而至了。
    迅猛如泄洪般的雨水在恣意横行的狂风中席卷而至,倾盆而下,小五台用它最原始的激情给了初次拜访它的我们一个最痛快的拥抱。
    湿身,来的就是这么简单。
    距离营地最后百余米的距离似乎唾手可达,然而在这举步维艰的狂风骤雨中却让自诩体力为王的我感到遥不可及。
    拖着迟滞的步伐,任凭雨水洒落在全身,我在逐渐模糊的视线中继续寻找前行的方向,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能停,不能停。。”
    狼狈不堪的到达营地后,雨势不见减小。石头的帐篷里已经躲进去了两位同行的女生,我、O哥、小简只能在瑟瑟寒风中冒雨临时搭建帐篷。
    身着短衣短裤的我早已冻的骨透心凉,只能裹着雨衣蹲在草地上不停的摩擦取暖,O哥和小简之前换上了冲锋衣裤,状况比我略好,但手忙脚乱了一阵也没有搭好帐篷。
    雨,越下越大。风,越吹越猛。
    眼前不时划过的凌厉闪电,和空中偶尔炸开的震耳惊雷让我们心惊胆战,近乎癫狂的小五咆哮着向我们展示着它不可亵渎的神圣威严,毫无保留的将一切的酸甜苦辣和痛彻淋漓付诸于我们身体发肤。

    体温在流失,手脚在麻木,还好,帐篷总算搭建起来了。
    我们迫不及待的钻进帐篷,脱去湿透的衣裤,裹上了温暖的睡袋。
     干爽,其实也很简单。
     缓过一口气后,我们开始享受这帐篷里这风雨飘摇的感觉。
     煮上一壶米酒,几罐啤酒,嚼着微微发辣鸭脖和生脆的花生米,所有的寒冷和疲惫悄然褪去。我们又找回了来时的愉悦的心情,回忆,那些带给我们无尽煎熬的裸坡和暴雨,一切又变得美好生动起来。
     煮了点热水,吃下一片白加黑,时隔四十余小时候,我终于又躺了下来。
     紧绷着的神经一经松懈,浓浓的睡意很快便把我带入了梦乡。
     这一觉,直至天明。

==中东山脊*独自的狂奔==
    当第一缕阳光刺破无边的黑暗时,我就听到了石头呼唤大家起床的声音。
    昨天因雨延缓了行程,使得今天必须赶早拔营,才能顺利下山,赶上下午3点回京的火车。
    拨开帐门,初晨的暖暖阳光洒满草甸,历经一晚风雨的洗礼后,小五毫不吝啬的将它令人窒息的美丽容颜展现在我们面前。
    用过早餐、晾干衣物、收拾好营地后,我们拔营出发。
    经过一夜充分的休息,我今天状态极佳,一路撒开步伐,狂奔在前,尽情的释放昨日爬升的郁闷憋屈。
    绕过三岔,穿行在金莲花盛开的中东山脊,延绵的草甸在山脊两侧不断往高处衍生,交汇于远方某个不起眼黑点,那,就是东台。
    骄阳似火,烈日当空,凸起的山脊上更是少有阴凉遮挡,我们就这么赤裸裸的暴露在火辣的阳光之下。
    昨日淋漓的暴雨后,小五今天又给了我们最为酣畅的暴晒。
    继续忘乎所以的狂奔,追逐前方越来越清晰的黑点。在群山沉默的怀抱里,一时间我也忘却了周遭的一切,感觉自己就是整个世界,世界也只剩下奔跑的自己。微风拂过脸庞,花儿映入眼帘,耳边也不由的荡漾起许巍悠远而宁静的歌声:
        过去没有开始
        未来没有终点
        这是希望的旅程
        是谁在风中奔跑
        自由穿行梦想
        向着幸福的远方
        世界像无尽的画卷
        一切像美丽的诗篇
       
        如清风自在地旅行
        掠过这辽阔的原野
        掠过夕阳里的远山
        在无限宽广世界自在奔跑

        在蓝色天空下面
        鲜花在风里摇曳
        这是无忧的旅程
        是谁在风中奔跑
        自由穿行梦想
        向着幸福的地方
        世界像无尽的画卷
        一切像美丽的诗篇

        如清风自在地旅行
        掠过这辽阔的原野
        掠过夕阳里的远山
        在无限宽广世界自在奔跑

    ……
    nEO_IMG_P1000505
    小五绚美的日出
    nEO_IMG_DSCF0095
    收拾营地,准备出发
    nEO_IMG_P1000508
    营地合影
    nEO_IMG_P1000511 
    宽阔如野的高山草甸
    nEO_IMG_P1000515
    连绵不绝的群山相互掩映
    nEO_IMG_DSCF0100 
    小五台bt的山脊裸坡
     
    nEO_IMG_P1000519
    云淡风清的日子
    
==东台*最后的顶峰==
    在不知疲倦的狂奔中,东台就这么突如其来的到了。
    如果说昨日西台是扭扭捏捏的深闺少女,始终不肯在世人面前轻易抛头露面,那么今日的东台便是气概干云的豪情硬汉,无所顾忌的将他与生俱来的凄清壮美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登高望远,坐看云起,阵阵花香袭来,鸟鸣蜿转而悠扬。
    我们在台顶嘶声的喊叫、尽情的拍照,在这个阳光满满的下午,肆意的享受山顶微风拂过的惬意和重获新生的快感。
    是谁画出了这绚丽的天地,又是什么让我跋山涉水来到这里? 

    nEO_IMG_DSCF0103
    中东山脊上遥望东台
    nEO_IMG_P1000532
    登顶小五台海拔最高的东台,2882米
    P1000540
    载着我们一路下到护林站的山蹦子

==结语==
    继续上路,后面的行程也略显轻松。
    顺着山脊不断的下撤、横切、再下撤,1900营地已然就在眼前。卸下沉重的大包,随着一路颠簸的山蹦子,我们很快便到了山涧口,坐上了开往沙城火车站的小面。。。。
    初次的小五之行,便在略带一丝自虐的疯狂中悄悄结束了。
    短暂的旅程,很快便会到终点,但其间经历的种种曲折却不会被轻易抹去。
    无论是滂沱大雨中的坎坷寻路,亦或是凛冽寒风中的挣扎前行,无论是一路走来的泥泞艰辛,还是登峰至顶后的得意忘形,都在踏上回程的瞬间弥留成心中珍贵的回忆。
    正如人们所说,小五台,是可以让任何一个BT或QS获得深度快感的地方。
    我想,这个地方,我一定还再会来。
    或许,只为一睹那漫山遍野的盛世金莲,
    或许,只为重温那苦尽甘来的畅快淋漓。。。。

    最后感谢五位同行队友一路相伴,你们是小五台另一道温暖别致的风景。此次出行也促成了trekking版又一对couple的诞生,有幸能在小五东台之巅鉴证你们的海誓山盟,我深感愉快。

    nEO_IMG_P1000451
    雪绒花开
    nEO_IMG_金莲花
    盛世金莲
    nEO_IMG_向往天空
    那些花儿,那座山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unless otherwise expressly stated,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 Derivative Works 2.5 China Mainland License.
标签:, , , ,
此条目发表在 绿野穿越 分类目录,贴了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初识小五》有 4 条评论

  1. kelvin 说:

    兄弟科研以外的生活很丰富啊~

    回复

  2. LD 说:

    怎么没见到大片大片的金莲花呢?

    回复

  3. 伊简汐 说:

    我梦中的白马王子,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驾着七彩祥云来迎娶我~

    回复

    foelin reply on 九月 10th, 2010:

    就知道有人会想到这个,呵呵
    七彩祥云学名叫环地平弧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